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以下是我两年多以前写的一篇东西。当时我为南方周末工作,在云南红河的采访主题是环境污染与癌症高发,对血铅问题没有怎么关注。从个旧返回昆明时,正好从云南媒体上看到了关于开远市存旧村血铅问题的报道,就顺道去打听了一些情况。

因为时间紧张,而且感觉存旧村的故事那几位少女昏迷不一定是铅中毒引起的,我没有在存旧村停留太久。至于有数十位村民血铅超标,也并不我的意料之外。而且,从他们的血铅含量来看,在云南似乎并不算最严重的。要知道,云南一些地区血铅超标率远远就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离开存旧村以后,我写了下面这篇东西。这更像是采访备忘录,当然不可能刊发。这两天,云南《都市时报》一则关于云南儿童铅中毒居全国前列的报道引起了国内外的关注。我就把这篇“采访备忘录”发在博客上,供大家参考吧。

李虎军@科学公社

血铅——云南红河之痒

从云南省红河州个旧市城区往北二十多公里,有一个著名的鸡街。

个旧人都知道,鸡街有很多污染严重的 私人冶炼厂。2003年5月,中央电视台一部内参片曾曝光那里的私人炼铅污染环境事件,云南省环保局随即发动了一次环保风暴。但环保风暴过后,污染并未消除。

如今的鸡街,仍可见到烟囱林立, 浓烟滚滚。记者混进其中一家小型炼铅厂,冶炼时释放的烟雾令人窒息,几位农民工没有戴防护口罩,面无表情地往冶炼炉内添加矿石。耐人寻味的是,这样的小冶炼厂在政府文件中早已绝迹。 2007 年2 月,红河州政府在云南省环保工作会议上提交的交流材料称,"十五"期间依法关停和淘汰了州域内所有"十五小"和"新五小"企业。小型 炼铅厂正属于 "十五小"之列。

有知情人士说,鸡街一带冶炼厂的农民工当中,不时有人检测出体内重金属超标。红河州 是云南省重要的老工业基地,能源、冶金、化工、烟草等行业发展迅速,但环境健康问题也随之而来。

从鸡街再往北二十多公里,是云南红河州的另一个工业城市开远。城南的水泥厂,城北的红磷化工厂和 氯碱化工厂,分别扼守着 开远城的咽喉要道。整个开远城几乎被这些污染企业的烟尘所笼罩。距离开远市区不到十公里的存旧村,则正处于铅中毒的阴影之中。

存旧村卫生所前的一块黑板上,写着一则"紧急呼吁"。 2007年2月2日晚 ,村里五位少女烤火取暖时出现昏迷。邓华林是中毒少女之一邓继芬的父亲,他不接受一氧化碳中毒的说法,而怀疑与村里的兴国冶炼厂污染有关。 两年前,冶炼厂从距离存旧村数公里的原址搬至存旧村内,距离村民聚居区不到一公里,且处于上风口。

根据开远市人民医院的检测报告单,邓继芬等3位少女体内的铅含量均为超标。于是,邓华林在村卫生所前那块黑板上写下那则"紧急呼吁",将矛头直指兴国冶炼厂,呼吁村民"立即行动起来,向烟毒作斗争!"随后,邓华林奔走于开远市人大、政协,以及各政府部门,并主动向媒体报料。

3月中旬,云南多家媒体报道了存旧村的 铅中毒事件。在邓华林的带动和媒体的推动下,存旧村的村民悉数前往开远市人民医院和个旧市的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检查,已经有数十人查出体内铅含量超标。

此外,在这个仅有600多人的村子里,过去两三年内至少有4位中年人死于癌症:孟家珍,肺癌;李建康,肺癌;朱倍珍,宫颈癌;董菊芬,血癌。 邓华林怀疑,这些非正常死亡可能也与污染有关。

存旧村村民的抗争已经开始见效。据《都市时报》报道,开远市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发出了违法行为改正通知书,兴国冶炼厂擅自增加的提铟车间已被拆除,整个冶炼厂也被要求停产整顿。

但村民们并不满足。村民李燕波说:"冶炼厂的地皮是村里的,当初开厂就没经过我们同意。现在村子里很多人身体都出现了问题,我们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希望能够查个水落石出。"

目前,开远市卫生局尚在调查此事。存旧村村民是否存在大面积铅中毒现象,村民健康受损是否与冶炼厂的污染有关,仍是未解之谜。不论结果如何, 环境健康意识已经在邓华林、李燕波这些公民的身上觉醒。

话题:



0

推荐

李虎军

李虎军

42篇文章 1次访问 10年前更新

财新传媒高级编辑。报道领域包括科学、技术、环境(气候)与健康等。曾供职于《财经》杂志、南方周末与科学时报。2003-04年度麻省理工学院Knight科学新闻访问学者。 欢迎各位访问我的科学公社(http://scipark.cn)——关于中国科学与社会的个人观察。 更欢迎批评指正和提供新闻线索: li. hujun @ gmail.com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