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据《科技日报》报道,中科院沈阳分院专家向济南一家汽配厂提出膜片式制动气室自动装配线技术”解决方案的重要资料后,企业却突然如“消失”一般,玩起了“躲猫猫”游戏。

报道没有点出这家企业的名字,但应该就是山东明水汽车配件厂。一来,报道中提到的郗义举,正是山东明水汽车配件厂的技术负责人。二来,济南市生产力促进中心在2008年7月的一份材料中提到其有效地促进了“中科院自动化所与明水汽车配件厂的合作”(注:中科院自动化所在北京,此处估计应为中科院沈阳自动化所)。

当然,由于报道披露的信息不充分,外界恐怕难以判断这起技术转移未果事件的是是非非。

耐人寻味的是,济南市生产力促进中心主任助理岑裕国还对该报透露,“有些企业搞产学研合作就是奔着政府的经费来的”。

@科学公社 (http://scipark.org)

科技中介屡遭企业“失信”尴尬

2009年06月25日 来源: 科技日报

本报记者 王延斌

   “企业不买账,专家更不满意,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济南市生产力促进中心主任助理岑裕国脸上只有苦笑。  

6月19日,济南市科技成果转化项目签约仪式在该市生产力促进中心举行。与现场热闹的签约气氛形成对比的是,近年来这家国家级生产力促进中心在为企业“引荐”项目时遭遇的尴尬——一些企业不守信用,“临近签约说分手”,“产学研无经费不合作”,最终导致项目“流产”。

济南一家销售过亿元的专业生产汽车制动控制系统的企业,“膜片式制动气室自动装配线技术”一直困扰其发展。济南生产力促进中心了解到这一需求后,联系到中科院沈阳分院为企业解决难题。通过科研攻关,专家们提出一整套解决方案。

据岑裕国介绍,在联系过程中,企业对解决方案表现出极大热情,似乎生怕成果溜走。他们不断地催促着专家,一遍遍地要参数,要资料。不过令人不解的是,在拿到专家提供的重要资料后,企业却突然如“消失”一般——不仅没了“殷勤”的电话,甚至玩起“躲猫猫”游戏——通常一个电话打过去,不是“董事长今天出发”,就是“董事长明天开会”。作为中介的济南生产力促进中心备受压力。无奈之下,中心的负责人直接找到公司,将董事长“堵”在办公室。

项目的技术转让费用并不高,这家国营企业为何迟迟不签约?岑裕国说,企业最终表示,“我们没有钱转化”。末了,还补充一句,“即使有钱,我们前面还有更重要的两件事需要解决”。

前后运作逾半年的项目,因为企业“失信”导致“夭折”。济南生产力促进中心作为公益性的科技中介也受到诸多责难,让他们倍感尴尬。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作为国内汽配行业的“明星”企业,这家汽配厂长期供货中国重汽、一汽青岛汽车厂、陕汽等公司。后者在金融危机影响下需求下滑,并直接导致公司的效益下降。再加上去年刚刚完成的搬迁,使得公司的资金链紧张。“没签约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资金是主要方面”,该厂的总工程师郗义举告诉记者,“这项技术固然先进,但短时间内,投入产出很难弥补平衡。在当前的背景下,公司反复权衡,决定放弃”。

在济南生产力促进中心每年几百项成果转化项目之外,这样的案例并不少见。

历城区一个镇的“玉龙雪桃”曾经辉煌一时,其个儿大、含糖量高、成熟期晚等优势远近闻名,但近几年,“玉龙雪桃”出现个头变小、黄斑、成熟期提前等问题,并导致其价格大幅下降。该中心在调研时发现这一问题后,联系到山东省林科院。专家们先后五六次对“玉龙雪桃”进行现场“会诊”,最后拿出了初步的解决方案。2005年,经过多次的探讨与协商,专家与该镇签订协议,展开实质性的合作。

签约当年,该课题准备申报济南市科技项目。结果课题并未立项,无法争取到政府经费支持。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运作了近一年的项目就此搁置下来。

“有些企业搞产学研合作就是奔着政府的经费来的。”岑裕国指出。他建议,科技主管部门应该将科技信用管理作为一项重要的职能纳入议事日程,结合国内外经验,将之制度化;设立科技“信用”指标体系,将之自上而下地贯穿到每个项目、每项经费的使用过程中;科技信用指标的完成情况应及时向社会公布。

话题:



0

推荐

李虎军

李虎军

42篇文章 1次访问 10年前更新

财新传媒高级编辑。报道领域包括科学、技术、环境(气候)与健康等。曾供职于《财经》杂志、南方周末与科学时报。2003-04年度麻省理工学院Knight科学新闻访问学者。 欢迎各位访问我的科学公社(http://scipark.cn)——关于中国科学与社会的个人观察。 更欢迎批评指正和提供新闻线索: li. hujun @ gmail.com

文章